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企业公告:
新闻资讯
联系方式
    北京康联医用设备有限公司 地址:北京朝阳区吉庆里6号楼(佳汇中 心)1101室 邮编:100020 电话:010-51666200 010-65536730/31/32 传真:010-65536733 网址:www.bjkanglian.cn www.bjkanglian.net E-mail:kanglian@kanglian.com.cn 联系人:曹希林
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明星涉毒大麻无害?专家:吸毒只会越陷越深

明星涉毒大麻无害?专家:吸毒只会越陷越深

发布时间:2016-03-11

记者手记:
很多年前,我曾经看过一部纪录片叫《中华之剑》,这部纪录片详细地记录了吸毒者的惨状以及缉毒警们的勇敢和无私。时至今日,我仍会为缉毒警们的奉献感动落泪。
然而,随着越来越多的“偶像明星”曝出吸食大麻被抓,网络上竟然开始出现“大麻无害”、“大麻应合法化”的言论。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药剂科临床药学疼痛控制主管药师任振宇表示,毒瘾是一种特殊的精神类疾病,而且是一种严重的社会公共疾病。吸食毒品会对人的神经系统会造成危害,这一事实已经得到公认。
近日,李代沫、张默、房祖名、柯震东等演艺圈人士因涉毒纷纷被抓,涉及吸食大麻。这些事件再次引发人们对毒品危害的关注。
然而,也有很多人在网络上宣扬“大麻无害”的言论,甚至连美国总统奥巴马都曾在今年1月接受《纽约客》杂志专访时坦称,自己年轻时吸食大麻,并现身说法称“吸食大麻不会比喝酒更危险”。
那么,大麻带来的危害究竟有多大?为什么毒瘾这么难戒除?就上述问题,健采访了北京大学第三医(以下简称“北医三院”)药剂科临床药学疼痛控制主管药师任振宇博士,她一直主攻“疼痛管理”和“药物依赖”这两个研究方向。
数据证明“大麻无害论”非常荒谬
对于目前网络上宣扬大麻无害的言论,任振宇指出,“这是一种极其不负责任的言论,毫无科学依据,而且容易误导青少年,影响非常恶劣。”
她告诉健康界,大麻的有效化学成份是四氢大麻酚(以下简称“THC”),而THC对人体的即时作用与海洛因、冰毒等毒品类似,给吸食者的记忆力和平衡功能造成损害。长期大量吸食,吸食者会出现幻觉、思维紊乱等一系列症状,严重者甚至会出现无故攻击他人的行为。
据了解,之前美国曾经出现“啃脸男”事件,这就是一个吸毒者涉毒后出现幻觉、失去意识,做出恐怖举动的典型例子。除此之外,长期吸食大麻还会大大增加患抑郁症、精神分裂症和心脏病的风险。
从健康的角度看,任振宇表示,吸毒对人的健康影响很大。国际麻醉品管制局2013年报告指出,海洛因、大麻和可卡因这三类毒品,在全世界接受毒品治疗的患者中,被报告吸食最多。同时,习惯性使用大麻导致车祸风险增加9.5倍,可卡因和苯二氮卓类可使风险增加2至10倍。
健康界了解到,国际麻醉品管制局是因执行《1961年麻醉品单一公约》而成立的一个独立的、准司法的专家监督机构。这个机构的任务后来扩大到执行监督《1971年精神药物公约》和《1988年联合国禁止非法贩运麻醉药品和精神药物公约》。上述公约承认精神药物合法的科学和医用途必须得到保护,但这类药物的滥用引起公众健康、社会和经济问题。目前大约有250种药物在公约的监控下。
任振宇告诉健康界,从经济角度看,涉毒的影响还体现在预防和治疗费用,保健和医院费用以及提高的发病率和死亡率等方面。
国际麻醉品管制局2013年报告指出,全世界每6个问题药物使用者中,只有1人接受所需要的治疗,共约450万人,全球范围内每年治疗费用大约350亿美元。
上述报告还指出,因吸毒而去医院就医,这给社会造成巨大代价。就医原因包括用药过量、不良反应、精神病发作和可通过注射吸毒等方式传播的传染病,如乙肝、丙肝、艾滋病毒/艾滋病、结核病和其他涉毒疾病。此外,医院也常常需要治疗涉毒犯罪和事故的受害者。美利坚合众国进行的研究揭示,每投入治疗1美元,在减少犯罪和降低保健费用方面就会产生4至12美元的回报。
从社会角度看,任振宇告诉健康界,数十年研究的主要成果发现,毒品与犯罪之间有三种主要联系。第一种联系涉及可能与吸毒本身有关联的暴力——精神药理型犯罪。
国际麻醉品管制局2013年报告指出,在毒品影响下实施的犯罪是全世界一个大问题。研究表明,总体而言,涉毒犯罪会造成高昂的代价。澳大利亚一项研究显示,涉毒每年会造成30亿美元的代价;在美国,涉毒犯罪估计会造成每年610亿美元的损失。
上述报告指出,一项对多米尼克、圣基茨和尼维斯、圣卢西亚及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所做的研究表明,多达55%的已决犯报告说,犯罪时曾受到毒品的影响。
除此之外,大麻的可怕之处还在于它是一种“诱导性毒品”,会造成精神上的迷幻感,很容易让一些意志薄弱的人继而追求更大的刺激,从而走向更高阶的致幻剂。
健康界在非牟利反毒教育机构“无毒世界基金会”网站上了解到,有研究显示,抽大麻的年轻人(12到17岁)改抽可卡因的比率,比同年龄不抽大麻的人高85倍。15岁以前就抽大麻的人,其中62%的人后来转吸可卡因;9%的人后来至少吸过一次海洛因,而54%的人服用会产生幻觉、非医疗用途的处方药物。
为什么戒除毒瘾这么难?
任振宇告诉健康界,吸食大麻者会形成较强的精神依赖,而这种精神依赖更加可怕,“即便生理上的痛苦反应消失,这种精神依赖都会伴随这个人终身。除非从心理上彻底放弃吸食的念头,并彻底远离以前的生活环境,否则根本无法彻底戒断。”
谈到戒毒之难,任振宇博士给记者讲述了一个真实的故事。一个国民党老兵,解放前曾经吸食鸦片,后来他跟随国民党到了台湾,此后的几十年里都没有再接触过鸦片和其他任何毒品。在他八十多岁的时候,他回到了家乡,竟然复吸了。原因竟然是因为他在家乡见到了一棵树,而他年轻的时候曾经在那棵树下抽过鸦片。
“毒品进入人体后作用于人的神经系统,使吸毒者产生一种渴求用药的强烈欲望,甚至改变其人格。那棵树唤起了他心中对毒品的渴求,除此之外应该还刺激到了他的神经系统,引起了后来一系列反应。”任振宇博士说。
她告诉健康界,“毒瘾是一种特殊的精神类疾病,而且是一种严重的社会公共疾病。目前,吸食毒品会对人的神经系统造成危害,这一事实已经得到公认。”
遗憾的是,尽管目前学术界提出了种种作用机制的理论假设,但至今还没有任何一项学说能完全阐明毒品的作用机制,而吸毒者几乎100%的复吸率也成为困扰学术界的一大难题。
荷兰对毒品的管制加强
房祖名因吸毒被捕后,供出第一次吸食大麻是在荷兰。很多人由此知道,原来在荷兰吸食大麻并不违法,甚至政府还会提供“毒品消费室”。这也引出毒品合法化问题的讨论。
但事实上,毒品合法化言论早已被国际麻醉品管制局否定。
国际麻醉品管制局2013年报告指出,“有人声称,如果毒品像酒一样合法化,就可以剥夺犯罪组织的收入。但是,这些犯罪组织并非仅从毒品非法销售中获得资源,他们可以继续留在非法市场的同时,进入合法市场。”
此外,该报强调,毒品合法化不能确保毒品地下交易退出舞台。事实上,在许多国家,香烟黑市非常兴旺;在加拿大,走私香烟约占国内香烟消费总量的33%。在美国,一项调查研究中看到,芝加哥一个居住区有3/4的香烟没有印花,这表明它们来自黑市或灰市。
目前,荷兰对于毒品最新的法律法规变化都有哪些?
任振宇博士告诉健康界,国际麻醉品管制局长期关注荷兰政府采取的某些毒品管制政策,尤其是允许在所谓的“咖啡店”少量销售和滥用大麻的政策。国际麻醉品管制局还关注所谓的“毒品消费室”的经营,这些设施是供吸毒成瘾者吸毒的场所。
国际麻醉品管制局2013年报告指出,国际麻醉品管制局多年来就毒品问题与荷兰政府保持着持续对话,而荷兰也对于毒品问题多次修改法律。
近年来,荷兰对《鸦片法》进行了修订,特别修订了禁止贸易和生产的规定。2006年6月,荷兰加重了按照《鸦片法》确立的某些罪行的最高刑罚,还在该法的第10和11条添加了“故意违法行为”和“大量”等要素。
另外,自2012年1月1日起,荷兰的“咖啡店”政策更加严格:只允许年满18岁以上的荷兰居民进入“咖啡店”。2013年1月1日起,这项原则适用于荷兰的所有“咖啡店”。新的管制制度要求,在该国边境地区“咖啡店”购买大麻的人需要出示居留证件,即市政当局签发的标准居住证,以及个人身份证。
任振宇最后强调,如果许多国家像管制酒一样管制目前受管制药物,即将其合法化,就会有更多人使用这些药物,吸食成瘾,从而导致更多不良后果。